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常识

一个人的悲剧让我们想起更多人的安全

更新时间:2016-09-02 浏览次数:

一个大学生的前途让充气球的氢气给毁了

    我们到现场后发现,他家灌气的气罐是“三无”产品

    采访发现,灌充气球的氢气多是摊主自配材料产生的,大多数气罐都没有“身份证”

    母亲至今不能接受儿子可能双目失明的事实。

   公园、广场、住宅区、农村集市、庙会、景区等地随处可见形态各异的氢气球,由于它样式多,备受孩子们的喜欢。以铝膜球为例,球皮每只0.60元,氢气 0.10元,综合成本0.70元,充气后每只可售2.5-5元。如果每天售出100个,可获纯利200元左右。由于成本比较低,因此经营人群也就比较广 泛。

  可是由于多数销售人员都是自己制作氢气,擅自将工业烧碱、易拉罐和水装入改装过的液化气瓶,发生化学反应后产生氢气充入气球。而 氢气属于易燃气体,空气里如果混入氢气的体积达到总体积的4%-74.2%,遇明火或静电都会发生爆炸。从某种意义来说,自制氢气出售氢气球的人,随手有 被炸伤的危险。

  一名20岁的矿大一年级学生小孙,寒假期间帮姐姐卖氢气球,不慎被充气罐内的混合气体灼伤眼睛,现在正在市第一医院眼科治疗,双目可能失明,眼睛也难能保住的事情。很多市民询问小孙病情,这也让我们对整个过程有了深思。

  小孙突如其来的遭遇引起了广大市民和老师同学的关注,老师和同学们纷纷来到医院看望。带着市民的关心,再次赶到小孙的家??郑集镇,调查了解事件经过。

    这就是肇事的气罐。

  他刚靠近还没动手,就被炸昏了

  小孙的家虽然在镇上,但家中却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狭小院子不足10平方米。父亲和哥哥在医院陪护他,家中只留下70多岁的奶奶、母亲和姐姐焦急地等待着消息。小孙的姐姐含泪讲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大年初一早上,她和小孙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配好化学材料,装进买来的气罐中。反应完毕后的气罐温度特别高,她把它放在院子里凉凉。几分钟后,她就 听到了“嗤嗤”漏气的声音,她就喊弟弟过来看看,弟弟拿着一把钳子,刚刚靠近还没有动手,就听到“砰”一声巨响,一股火苗直喷了出来,弟弟被冲倒在一边, 仰面躺在地上,满脸是血,不省人事。她的脸也被烫肿,当场起了许多水泡。

  姐姐后悔地说,早知道就不让弟弟来看了,也不做这个生意了,这是她最有出息的弟弟,还不如让她来替弟弟受罪呢!

  在一旁的奶奶早已泣不成声了,她接着说,当时她就声嘶力竭地喊着:“乖儿!乖儿!你怎么了?你醒醒!”随后,邻居们帮忙把小孙送到镇上的医院,镇上医院说治不了,紧接着他们租了辆车就送往市一院。

  刚把本钱捞上来,就造了这么大罪孽

   放在墙边的肇事白色气罐直径约10厘米,高不足1米,盖子口是用螺丝口连接。还看到,这个气罐顶部和底部明显有焊接痕迹,没有标注生产厂家以及生产日期 等。小孙的姐姐又从房里拿出两个白色的袋子,里面一个装着黑色粉末状的氧化铁,另一个装着块状的白色烧碱。她说,这就是从商贩那里买来的制氢气的原料,按 照比例将材料放进气罐中,然后加上一定比例的水就发生化学反应生成氢气。反应时产生大量的热量,形成高温和高压。

  小孙的姐夫在电话中说,去年春节前,他从宣武市场花150元买来了这个气罐,买回家后,他又花了400多元买了生产原料。去年春节卖了几天,才把本钱捞上来。今年春节前卖了一天,大年初一就出事了,没想到造了这么大的罪孽。

  有的罐是自己焊的有的是废弃退役的

   又对彭城广场一些出售氢气球的摊点进行了采访。一位摊主说,他们都是自己制造氢气灌入球中,他们都是在一个铁罐中,用氢氧化钠和铝反应,生成氢气,没有 任何安全措施,加入的氢氧化钠和金属铝的量全凭经验。他还说,他家的气罐是十多年前从五交化公司买的,许多人的气罐都是自己焊制的,甚至是从庆云桥物资市 场上定做的,还有一些是从化工厂或特殊单位收购来的废弃退役的气罐,没有任何安全检查和保障措施。

  随后来到了宣武市场儿童玩具卖场进行暗访,发现果然有几家卖气球的店面卖气罐。在一家店面堆杂物的角落里看到了两个大小不等的气罐。

  这样的悲剧不是第一次了

   1、2005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十五)晚7时许,安徽农民汪善东擅自将改装过的液化气瓶拉至甘州区中心广场西南角,产生氢气充入气球,在广场出售。 在使用中,由于开孔螺纹密封处氢气外泄发生爆炸,造成路旁停驶的公交车玻璃破碎,车上两名乘客及在广场散步的部分群众面部被烫伤,与汪善东一起出售气球的 10岁的儿子被当场炸死,同乡胡某的右腿被炸断。

  2、今年春节前夕,沛县的张先生全家正兴高采烈地为老爷子过大寿,准备用彩色的大氢气球渲染气氛,当侄子用打火机烧气球时,没想到气球内外漏的氢气被点燃,当场将侄子的眉毛和头发烧光,幸好没有大碍。